商务中心
商务中心
发布信息
发布信息
排名推广
排名推广
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新闻资讯 » 正文

媒体:1990年出生男性1/6孤独终生 恋爱培训班走红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5-08-29  浏览次数:722
核心提示:有学者估算,在过去的34年间,中国大约多出3000万男性。15年后,每100个20岁的女孩周围,将环绕着118个同龄的追求者。
 媒体:1990年出生男性1/6孤独终生 恋爱培训走红

(1957~2011年中国出生性别比)

媒体:1990年出生男性1/6孤独终生 恋爱培训走红
出生人口性别比

有学者估算,在过去的34年间,中国大约多出3000万男性。

15年后,每100个20岁的女孩周围,将环绕着118个同龄的追求者。

中国的出生人口男女比例已经连续30多年超过107:100的最高警戒线。据此估算,1990年出生的男性,将有六分之一始终单身,2000年出生的男性,会有七分之一孤独一生。

曾经的他和许多大学男生一样,若喜欢谁,就一股劲儿地发短信、发微信、发QQ,穷追猛打,全凭本能和心头燃烧的一团火焰。

而此后的恋爱,双方就像打一场真的战争那样见招拆招。说最恰当的话,做最得体的事,时时都给自己留好后路,永远都充满戒备。他们的关系理智、恰当、独立、自由、各取所需。

女孩不是靠“追”来的,而是要“有态度”“有框架”,吸引女生自觉来到自己身边

年近30岁的中学教师老周,很怕自己成为光棍中的一个。他此前一直情路不顺,“相过几次亲,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就没有然后了”。眼瞅着老家的表弟表妹们纷纷找到人生伴侣,老爸老妈催婚的分贝日益升高。这名一板一眼的数学老师,开始了自己的恋爱“求学”之旅。

走进这间烟雾缭绕的房间时,老周有些拘谨。他拖着箱子从安徽来到北京,希望在约会女孩这件事上学个一招半式。

130㎡的房子里挤着十几个人,团队里有3名导师,1名助教,1名后期,剩下为学员。

这个手把手教男人如何约会女孩的恋爱培训班,7天的学费是7000元。

这样的恋爱培训团队,在一个“专研约会艺术”的在线平台上有220个。在这个网站上,入驻的导师们像淘宝店家一样售卖自己的课程。课程分为线上和线下两种,类型囊括情感诊断、找女友/找男友、找老婆/找老公、挽回爱情、阻击真命和外形建设。根据类型不同,收费少则几百元,多则两万元。网站上显示,已经有3.8万人为此付费。

老周战战兢兢,掏出一个厚厚的笔记本,坐在沙发的一角。在他旁边,有来自澳洲和美国的留学生,切换着中英文探讨如何成为social butterfly(交际花);也有一筹莫展的农村小伙儿,想要知道此前苦苦追求的邻家姑娘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丝机会。

导师梵尘在黑板上画下一道波浪,说:“在操作当中,你们要善于制造情绪焦虑,然后将它释放掉。”

培养恋爱达人的流水线开始了第一道工序——吸引。培训师首先告诉老周一个概念,女孩不是靠“追”来的,而是要“有态度”“有框架”,吸引女生自觉来到自己身边。

“病了送药,饿了送饭,马不停蹄地一味对她好,你最后只能收获‘好人卡’。”一个名叫浪迹的恋爱培训师自称相处过300个姑娘,教过6000名学员。他把前来求学的人分为3类:80%的人是因为家里催婚,想要找个女朋友;10%感情受挫,需要医治;剩下的10%想成为“武林高手”。

老周身高1米8,却总爱佝偻着腰背,他穿一件白色的鸡心领T恤衫和一条淡蓝色的牛仔裤,没刮胡子。

第一天的教学内容就是形象改造:做发型、买衣服和拍照片。

在一家理发店,老周先是花280元理了头发,原来像锅盖一样扣在头上的长发在几分钟后变了样——两侧削薄,中间高高耸起,依赖大量发胶让头发保持直立。

形象改造完成了一半,下一步是换一身行头。导师的建议是,年轻人要穿潮牌,没钱就买制作精良的仿货;年纪大一些的则一定要体现精英元素,例如衬衫袖子上不起眼的袖扣或西服口袋里折叠妥帖的方巾。

老周脱下白T恤和牛仔裤,在尝试了一件胸前有夸张印花的卫衣之后,选择了一件黑色的套头衫,带有星星点点的图案。导师给他的建议是,多穿黑色,显得酷。

“中国女孩喜欢钱和帅,但你抱着一沓人民币,拍照秀个方向盘,她们会喜欢吗?不会!”

做了发型,换了衣服,这是为拍出有质感的照片做准备。

来之前,老周的微信上没有头像,也没发过一条朋友圈。这在导师眼里是不可想象的。

照片背景的选择至关重要,导师带着这些来自农村或是城市的学员,来到装潢考究的咖啡馆、文艺气息扑鼻的艺术区、五星级酒店甚至正在开派对的游艇,用单反相机拍出背景虚化的照片。

在照相机面前,老周的四肢更加僵硬了,他表情极不自然地望向镜头,助教走上前去,摆弄了一下他的姿势,让动作尽量显得漫不经心一些。回去之后,专门负责后期的导师帮他给照片磨皮、液化、加滤镜,上传朋友圈。

“女人的社交直觉要比男人强很多倍,她对你的判断全部来自这些细节。”导师告诉学员们,外形和朋友圈是留给女孩的第一印象,而要达到“吸引”,接下来更重要的是高价值展示。

老周曾以为高价值展示就是抱着一摞房产证给女孩看,或是告诉她们自己有几套房子、几辆车。对于像自己这样的“无产阶级”而言,似乎没有什么高价值可以给人看。

导师立马否定了他的想法。“中国女孩喜欢钱和帅,但你抱着一沓人民币,拍照秀个方向盘,她们会喜欢吗?不会!”培训师浪迹笃定地说,“她们要的是品质生活和个人修养。”

一天的“培训”结束,老周回到那间有些拥挤和简陋的“教室”。 梳着“恋爱达人头”,穿着新衣服的老周在晚上更新了第一条朋友圈。照片里的他刮掉了胡子,粗糙的皮肤在光影和后期的作用下显得白嫩。在一个复古的台灯前,他摊开一本书,镜头精准地捕捉到他淡淡的笑容。图片旁是一行简单的文字:夜里挑灯看书。这句话同样出现在一起培训的其他学员的朋友圈中——相较于恋爱达人们的动作、话术、神态、装扮,文字成了最容易复制的一种。

此后的恋爱,双方就像打一场真的战争那样见招拆招。说最恰当的话,做最得体的事,时时都给自己留好后路,永远都充满戒备

在老周刚刚学会发第一条朋友圈的时候,比他更早接受恋爱培训的学员宏生,已经开始在生活中成功搭讪女孩子了。

宏生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大一男生,此前的感情史一片空白。曾经,上中学的宏生情窦初开,悄悄喜欢班上的一个女孩,被老师发现后告诉了家长。回到家,爸妈毫无悬念地对他进行了“批评教育”,甚至把这事当做笑料说给亲戚听,他“感觉非常自卑,从那时起就认为恋爱是可耻的事”。

后来宏生考上了大学,一夜之间,父母告诉他,可以恋爱了。

但父母并没告诉他该怎么恋爱。大学生活丰富多彩又充满刺激。宏生在一个公开活动上邂逅了一个姑娘。红着脸,像挤牙膏一样说出了搭讪开场白,虽然对方表现出一些不耐烦,但还是给了他联系方式。

第二天,宏生火急火燎地约姑娘出来见面。他在男女生宿舍之间徘徊良久,终于等到心仪的妹子,他将自己买的礼物递了过去,直愣愣地问对方你家哪里的,你学啥专业,一边紧张地挠头,一边绞尽脑汁地想着下一个话题。

对方有些失望,没有接过宏生递来的礼物。他又进一步邀约,姑娘一口拒绝了。

自从那次被女孩拒绝,宏生有点“恼羞成怒”,他先花了半年时间在网上学习如何与女孩相处的课程,然后利用暑假来到北京,旅游的同时,向恋爱培训师倾诉自己的难题。

在导师眼里,宏生暴露了太强的需求感,给对方造成了不适和压力。其中涉及恋爱培训的第二步:建立连接。连接不是无止境无底线地对女孩好,而是要“推拉”,先把对方否定掉,再肯定回来。

宏生如今已经能够口若悬河地在微信上与姑娘聊天了,他会自然地叫对方“宝宝”,得到“我才不是你宝宝”的回复时,能继续嬉皮笑脸地接过话:“怎么,这么快就想当我女朋友啦?”

他们管女孩叫“资源”,每一个恋爱培训师的微信好友都有上千个,他们认为女孩在最终选择伴侣的时候会考虑三个因素——价值、可得性和自己的投入,说白了,那些与男人互动的时间、精力和金钱,都是女人的沉没成本。

在寝室舍友打电脑游戏的时候,宏生已经悄悄成长为一个中等水平的恋爱达人了。这个原本青涩的大一男生,在北京的旅途中,第一次牵起了女孩的手。

之所以能够“得逞”,是因为恋爱培训师的一套话术。在与搭讪成功的女孩稳步升温感情之后,宏生对她说:“你知道两分熟的牛排什么样吗?”对方摇头。宏生淡定地牵起女孩的手,摇晃了几下,捏了捏手掌的边缘,对她说:“就是这样。”整套动作一气呵成。

“牵手的时候,我感觉她就是我的女朋友。”宏生仍处在兴奋中,这些屡试不爽的法则和技巧,让他成为恋爱培训师的忠实信徒。他将以前秉承的观念统统抛掉。许久以前,他认为牵手是一种神圣的仪式,证明一场恋情的存在、起点或是发生。现在,他展现出一种无所畏惧的轻蔑态度:“大半个青春期,我都沉浸在自己编织的想象之中,以为最美的牵手,不过是这个样子了。”

这个1994年出生的男孩不再相信真爱。“我现在想开了,我要的是恋爱,不是真爱。”

他再也不似从前了。曾经的他和许多大学男生一样,若喜欢谁,就一股劲儿地发短信、发微信、发QQ,穷追猛打,全凭本能和心头燃烧的一团火焰。

而此后的恋爱,双方就像打一场真的战争那样见招拆招。说最恰当的话,做最得体的事,时时都给自己留好后路,永远都充满戒备。他们的关系理智、恰当、独立、自由、各取所需。

“90%的男人来这儿并不是为了认识很多女生,他们只想让自己具备寻找另一半的能力。他想学一套武功秘籍,并不是为了杀人,可能只想保护自己

7天的培训眼看就要结束,对老周来说,最难的考验来了。

在街上和夜店里搭讪,是培训实战部分的重头戏。导师做了示范,他从目标身后45度的位置追上目标,用手背而不是手心轻触她的上臂。“你好,我注意你很久了,我没有恶意,只想认识你一下。” 导师的嘴角扬起恰当的弧度,从容地掏出手机,“我的朋友还在等我,能加个微信吗?”

老周这个习惯了站在讲台上的人,当起了笨拙的学生。在导师的要求下,他迈开沉重的步子,机械地走到女孩面前,要了电话扭头就走,更为重要的后续“寒暄”一句也没有。

这个教学严厉的数学老师第一次面临更为严厉地质问:“让你收号你就光收号,为什么不聊天?!”

老周半晌没吱声,他用力地搓了搓手指关节,紧张得像是参加期末考试的学生。

老周读了16年书,没有一门课教他怎样恋爱。

当激烈的恋爱竞争开始时,爱情上的“低龄儿童”开始着急了。一位社会学家曾说过,“剩女是个伪命题,剩男才是个真问题”。按照男多女少的性别比例,“剩女”是有选择地主动剩下,而很多“剩男”是被迫剩下,这两者有本质的不同。

“90%的男人来这儿并不是为了认识很多女生,他们只想让自己具备寻找另一半的能力。他想学一套武功秘籍,并不是为了杀人,可能只想保护自己。”浪迹说。

浪迹在加过很多学员,他们寻求在线的指导。“如果有一天,你突然发现他把你删了,那他一定是去结婚了,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老婆是通过上课找到的。”

7天线下培训的最后一天,学员们回到房间总结前几天的战术和战果。老周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。“现在改变不太大。我应该回去先把线上课程看一下,进行大量的实战,再来这边学习。”老周总结得煞有介事,一板一眼的态度逗乐了旁人。他怕别人不信,正色道:“现在我回去敢在街头搭讪女生了!”

别人开玩笑逗他:“那你怎么搭讪呢?”

突然,老周不带一秒停顿地,如同智能语音一样,说出了这句在心里背诵了一百遍的话:“嘿,你好,我跟朋友在那边吃饭,感觉你特别有气质,想认识你一下,大家都是年轻人,聊得这么投机,加个微信吧?”
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 
网站首页 | 使用协议 | 版权隐私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排名推广 | 广告服务 | 网站留言